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

“卖子”母亲:我就是个笑话 曾3万元卖亲儿子

2017年12月29日 15:51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12月6日,长沙火车站附近某宾馆,孙欢友吻着与自己分离将近4个月的儿子,周炎(化名)在一旁冲奶粉。图/实习生杨旭

  一个身体健全的年轻女性,一个有“丈夫”养家的妻子,将自己不足5个月的儿子送人,并接受了对方3万元的“补偿”。

  12月7日,在本报等媒体和好心人的帮助下,周炎(化名)与“丈夫”孙欢友从长沙接回了与自己分离将近4个月的儿子。这场“送子”、“寻子”的荒诞剧终于落下帷幕。

  自从剧幕掀开之日,无论在主流语境里,还是在周炎的新化老家,她已成为一个众人非议的焦点人物。如今,周炎很多时候只敢躲在姑姑的家里。

  她说,她曾经是一个笑话,现在不但是个“笑话”,还是别人眼中的“恶魔”……

  本报记者龚柏威 实习生陈诗娴 长沙、娄底报道

  窘迫的家境

  一家三口租了一个月租100元的房子安顿下来,这个新家唯一可称得上电器的只有一个电饭煲。

  今年27岁的周炎出生于新化县的一个农村家庭,父母生了5个女儿,她在家里排行第二。

  新化,地处湖南中部,在宋以前属“梅山蛮地”,宋时归附朝廷,取“王化之新地”之意。按照当地的风俗,没有男孩的周家,在村中通常“低人一等”。在周炎的记忆中,村中无论大小事务,她的父母“都没有什么发言的权利”。

  2008年,周炎在新化县城开了一家童装店。在这里,她认识了正和妻子闹离婚的孙欢友。彼时,孙欢友还是新化县公安局的一名协警,他比周炎大了整整11岁。2008年底,孙欢友与妻子离婚,办理手续。孙、周走到了一起,但两人一直没有办理结婚手续,2009年年初,他们生下一个女儿。

  但这个家庭一直为钱所困。孙欢友与前妻育有一子,今年已经17岁了,正读高中二年级。孙欢友离婚后,唯一的房子判给了前妻,他同时还负担儿子的生活费和学杂费。周炎的童装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怀孕之后,她索性关门,后来生下女儿,孙欢友也退出了协警的行列。搞过建筑的孙欢友,买了一把水泥刀,四处给人打短工,“好比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个时候,周炎又从娘家搬离出来,一家三口在新化县城租了一个月租100元的房子安顿下来,这个新家没有电视、没有冰箱,唯一可称得上电器的只有一个电饭煲。

  艰难的抚养

  与家庭经济危机衍生交错的还有感情危机,两者如同一根麻绳越勒越紧。

  日子慢慢在熬,2012年农历二月,周炎再产一子。孙欢友说,经济上的负担已让他疲惫不已,他原本不打算再生。但作为上门女婿,他应当跟周炎再生个儿子。这个想法因为周炎爷爷临终前的遗言而变得坚定。

  孙欢友说,周炎的爷爷临终前,把他叫到病床边,拉着他的手,跟他说,一定要给生个儿子,为周家续继香火。

  生下儿子后,家中的开销更大了。周炎从小贫血,人很瘦弱,没有母乳,儿子只能喝牛奶。就在周炎临产时,孙欢友也拿不出钱了,没有办法,他只好找周炎的大姐借了5000元,将周炎送到医院,这笔钱至今没有还上。

  2012年5月1日,孙欢友同村一个建筑老板将他带到了福建。在这里,孙欢友每月有两到三千元的收入,每个月15日,他汇1000元回家。周炎说,1000元能做些什么呢?她需要交房租,儿子喝奶要开销好几百,“便宜的牛奶不敢给他喝,他食量又大。”母女两人还要生活……

  与经济危机衍生交错的还有感情危机,两者如同一根麻绳越勒越紧。生下女儿时,孙欢友就不怎么回家了。他说,他在外辛苦打拼,没有赚到什么钱,回到家周炎又冷脸相对。

  周炎也有抱怨,她说一个男人养家糊口都这么辛苦,还指望当妻子的跟他说好话,“他又为什么不能多宽慰我呢!”

  无助的家庭

  孙欢友离家,双方父母均不愿意伸援手,周炎甚感无助。

  生活的拮据,为何不向家人求助?周炎说,他们的婚姻并没有得到双方父母的祝福。

  周炎对孙欢友渐生好感时,母亲给予了强烈反对,她觉得两人相差太大,孙欢友又结过婚。

  孙欢友同样出生于农村。孙父始终认为,是周炎拆散了孙欢友从前的家庭,他不但不认这个儿媳,连他们后来生下的儿女,也不予认可。

  孙欢友说,他和前妻离婚,和周炎并无关系,父亲不认可是因为他和父亲的关系向来不睦。孙欢友当年成婚不久,因胃出血躺在医院急救,需要620元输血费用,找父亲借钱被拒。出院后,他对父亲说,“你的儿子已经死在医院了!”

  周炎说,正如别人笑话他们未婚先孕一般,她和孙欢友的结合没有法律认可,没有经济基础,没有双方父母的祝福。

  孙欢友离家,双方父母均不愿意伸援手,周炎甚感无助。无助感让人变得“神经质”。

  荒唐的决定

  她跟尚不谙世事的女儿说:“我们把弟弟送人吧!”女儿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摇着她的手臂:“把我送了吧,弟弟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