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重组婚姻:快乐总比伤心好

2018年01月14日 10:36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热闹的婚礼现场。郭一江

  ■撰文/本报特派记者任荃黄维

  这是一场将幸福放大百倍的婚礼。20个快乐的新家庭走过红地毯,踏上同心桥,新人们甜蜜地亲吻拥抱,“快乐总比伤心好”是他们时刻默念的座右铭。震后的北川,更多的重组婚姻,是一场没有婚礼、来不及恋爱,甚至连酒席都只能用泡菜来充当的疗伤之旅。即便如此,这样的结合对于灾区人民来说,仍显得弥足珍贵。因为,北川人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延续生活的希望,重拾家园的美好。

  天黑时,让我伴着你走

  丈夫:尹华均44岁北川县曲山镇人

  妻子:朱云翠44岁北川县曲山镇人

  天色刚暗,距离绵阳市几公里的永兴板房区滴滴嗒嗒地落下一阵过山雨。老尹在朱云翠的催促下,急忙把晾在板房外的衣服收进来,挂到屋内的晾衣绳上。挪动新西服的时候,老尹下意识地抖了抖,两天后,他将穿上它接云翠过门。

  西服是几天前朱云翠在几公里外的永兴镇帮老尹挑的,200多元。老尹很满意,实惠,配上云翠洗得鲜白的衬衫,精神。

  “新郎官穿西服,新娘子穿什么?”

  “穿羌服。”朱云翠倚在沙发扶手上,专注着手里的针线活,她打算在睡前给老尹绣完新鞋垫。这次集体婚礼,新人们的礼服是具有北川特色的羌族服装,由县里统一出钱订制。因为老尹是回民,所以破例。

  两人领结婚证,是今年1月的事,具体日子老尹不记得了,轻轻用肘子碰碰云翠,笑声中夹着一连串的“你说,你说……”

  云翠也没说出来,把问题抛回给老尹,旋即抿嘴低下头,目光定格在鞋垫上的一方花格子上,右手捏着针将一缕红线拖得老长。老尹收住笑,开始从头道来。

  “我们都是北川镇上出来的!”每次说到这句话,老尹都会把声调提得很高,像是为自己鼓劲儿,更像是在向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发出挑战——那,或许就是命运。

  是一个损坏的电饭锅救了老尹的命。地震那天,老尹抱着家里的锅去修,恰好修理店周围地势开阔,捡回条命。18岁的儿子和同伴在山上干活,也逃过一劫。正在家里整理房间的妻子刘广清就没那么幸运,她和更多的生命被永远埋在了北川城下。

  “当时心里也知道,她生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就是不愿相信。”接下来的几天,原本滴酒不沾的老尹在九州体育馆的帐篷里不停地喝酒,满脑子都是妻子的模样。

  去年6月,老尹加入到当地灾民的安置工作中,尽可能地让自己忙起来。“忙累了,躺下能睡着,睡着了,就不想了。”就在这时,他遇到了朱云翠。

  一次,社区发放赈灾物资,负责登记家庭信息的老尹发现,朱云翠遇难的丈夫竟是自己的同学。巧的是,“她和我阿姨曾经同在菜场摆摊卖小吃,关系很不错。”可毕竟,当时的情况还很乱,老尹也没多想。

  渐渐地,老尹周围出现了几对谈朋友的身影。从他羡慕的眼神里,热心的阿姨看出了老尹的心思,没多久,便把朱云翠介绍给了他。

  彼时,北川老县城(曲山镇)的大部分幸存居民都搬到了绵阳市边上的永兴板房。云翠的善良、贤惠老尹看在眼里,愈发觉得动心。“一有空,我就给云翠打电话,聊聊最近的开心事,逗她开心。”而若云翠遇到困难,老尹依旧一副乐观达人,关心地说些鼓励的话。

  为补贴家用,朱云翠在板房旁边的一所水电学校食堂里,找了份零工。“当时,真的很辛苦。早晨四点多就要起来,黑灯瞎火地走上半公里土路。”那个钟点,板房区的大部分人都还在睡梦中,刚刚经历过丧夫悲恸的云翠很怕黑。“男的嘛,主动一点。”老尹上了闹钟,每天准时起床,陪云翠走到学校,然后再回来补一觉。

  “他这个人,责任心强,也很勤快。”感激之处,腼腆的云翠,忍不住抬头插了句嘴。四个多月里,两人无数次一起走过那段黑漆漆的土路,也逐渐走通了心路。

  于是,两人决定向父母和儿女“坦白”。老尹托亲戚向儿子和母亲“带信”,一老一小爽快地答应了。云翠这边却有些“疙瘩”:21岁的儿子王超觉得自己永远只有一位父亲;17岁的女儿王宇丹则担心母亲被骗,或是一时冲动。

  听着云翠的尴尬,老尹并不灰心,暗暗用行动表达着真心。“一有空,我就给两个孩子做饭”,待他们像自己娃儿一样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懂事的儿子也帮着爸爸一块儿使劲儿。碰到王超和王宇丹,他总是亲热地叫上几声“超哥”、“丹儿”,好似已是一家人。以心换心,老尹父子的诚意终于打动了云翠的儿女。从前的不理解和担心,很快冰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