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南国都市报·数字报刊

2017年12月19日 17:20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李碧华,香港文坛大名鼎鼎的才女。她才高八斗,行踪神秘,从不在大庭广众前抛头露面,坚持出书不公开照片、不安排签名售书,为此主动放弃了香港畅销书作家排行榜,被誉为港岛最神秘的女作家。在30多年的写作生活里,有百部作品问世,其中《胭脂扣》《霸王别姬》《纠缠》《秦俑》《诱僧》《青蛇》等被改编成影视剧,不仅捧红了张国荣、梅艳芳等明星,还摘取过戛纳大奖。

  

              

 

  A结识博学夫君

  

  李碧华出生于广东省一个阔绰的大家庭,其祖父有着庞大的资产,过着妻妾共侍的奢华生活。从小生长在装修精美、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里的李碧华见识了许多旧式的人情世故,也耳濡目染了许多家庭的悲欢离合,复杂的环境和华丽的记忆为她日后写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和灵感。

  中学时代李碧华的文采就彰显报端,独到的观点、新锐的文字让许多老师都惊诧不已。大学期间她被家里送去日本留学,在那里,这个生性灵异、才情极高的女子文化素养得到了系统的提升。

  1976年,时任《文季月刊》总编辑的李碧华结识了在出版社工作的郭崇元。

  那天,二人一起出席一个作品研讨会。与会的每位嘉宾桌前都有一个姓名牌,李碧华的牌子上赫然写着李白。当时郭崇元就坐在李碧华旁边,他对这个牌子很感兴趣,眼睛多次朝牌子藐去。李碧华的本名叫李白,笔名碧华,这只有为数不多的同事、朋友知道。“你和大诗人齐名啊!羡慕!”郭崇元从台湾来港工作,对李碧华的名字当然有所陌生。“哪里话,这么说来先生也想姓李?”李碧华的文风犀利,言语也是如此,这个调侃惹得两人哈哈大笑。交谈后,郭崇元才知道面前坐的这位肤色黝黑、身材小巧的女人是位大作家,不仅身为主编,还担任香港电视节目的总策划、大学讲师等职,“年轻有为,活力无限!”李碧华的精力和实力让身为打工仔的郭崇元自叹弗如。“请问李主编芳龄?”也许是对面前的女人产生了好奇的钦慕之情,散会后郭崇元顺嘴问出了这句话。“惭愧!惭愧!已至暮年,老顽童矣。”李碧华笑着摇摇手,随即闪身消失。可是没多久,一位会场负责人带着郭崇元来到了李碧华的办公室,“主编,他打碎了门厅的玉器花瓶,非要来见你付赔偿。”李碧华笑了,示意对方落座。郭崇元结结巴巴地解释着,一副无辜无奈的样子。“算了,算在我账上。”李碧华手一挥说。

  这以后,郭崇元经常会翻阅李碧华的文章和书籍。当时李碧华在《东方日报》开有专栏,栏名白开水,郭崇元每期必看,数期之后,郭崇元也开辟了一个时评专栏。郭崇元曾致电李碧华让其对己小文提点意见,李碧华还未张口,郭崇元自我调侃说:“我的栏目只有鸡蛋大小的地方,而你的却有西瓜般大,并高居我之上,看来主编的确威风啊。”此后,郭崇元经常拿着报纸来李碧华的办公室讨教,终于在一次闲聊中,郭崇元说漏了嘴。“上次的花瓶事件是我一手策划的,目的是为了证实一下李主编是否婚配……”李碧华此时才如梦方醒,这个写情出身的大才女在自己的情感上却被“愚痴”撞了一下腰。

  这两个尚且被算做大龄的男女就这样相爱了,整个过程被外人称之为波澜不惊。因为大家从未看见李碧华收过花,也从未看见两人卿卿我我。殊不知,一向低调的李碧华却幸福不已,她坦言郭崇元是位有礼貌,学识渊博的男人,她自己做主把自己的终身交付给了对方。二人的婚礼非常有意思,见证人是两人出版的书籍,高高厚厚地摞了一桌子。

 B文学才子婚姻懒婆

  婚后的李碧华更加忙碌,身兼数职的她常常捧着稿件靠在床头就睡着了。郭崇元心疼爱妻,经常帮她收拾凌乱的书桌、床铺。那时需要天天坐班的李碧华经常会忘记今天是星期几,有几次重要会议甚至因为忙碌和大意出了差错。看到爱妻自责焦虑的样子,郭崇元也分外心急。一次到日本出差,他听说日本有种星期筷子,即在筷子的上端分别刻有周一到周日的字样,便当即买下。回去后他嘱咐阿嫂,适逢周几就拿出那天的筷子,这让吃饭的人一目了然。李碧华看到这份精致的礼物后大呼开心,看到老婆孩子一样的笑脸,郭崇元心里很是满足。

  但令人诧异的是,这种理解的爱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回报,反之是主编老婆越发依赖起夫君。她经常在电话里喊道:“郎君,冰箱里可有橙汁?”“我的辞海你看到没有?”“麻烦你叫侍应生送份文件给我,在床头的左边……”郭崇元成了打杂的小工,一会儿端汤送水,一会儿又要登高找书。而且他发现婚后的新房是越来越凌乱,屋内到处都是书,卧室的地板也被报纸杂志堆满。先生眼里的李碧华是个十足的恋床主义者,她把电脑、书柜、书桌统统搬进卧室,弄得卧室只有方寸转身之地。“好好的书房你不用,偏要挤在一起,你要人家怎么睡觉啊?”郭崇元的牢骚听起来还是蛮温柔的。李碧华莞尔一笑道:“书房囤书,卧房囤人,人不离书,快乐滔滔;人若离书,凄苦遥遥。”她的这句话把郭崇元逗乐了,看来妻子今生是要与书床做伴了。两天后,下班回家的李碧华忽然发现卧房与书房间的墙被打通了,光亮通畅。而且两人的大床也换了张新的,弧形的床头上是开阔的书架,六个又绵又软的大枕头朝主人张开了笑脸……“看来今生最懂我的人莫过于先生郭崇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