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有三十年恋港情结的王安忆最爱李碧华

2017年12月21日 11:52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原标题:有三十年恋港情结的王安忆最爱李碧华

“如果让你选择一座城市长期生活,会是哪里?”  王安忆:“香港!”  “如果让你用一个词来描述香港,会是哪一个?”  王安忆:“传奇!”

记者 潘卓盈 香港报道

今年香港书展,王安忆是所有内地受邀作家里,压阵的一位。昨天,她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做完 “当文学遇到书”的讲座后,遭遇了香港当地众多媒体围堵追问。王安忆毫不掩饰自己“最爱香港”的小资情结,但她又同时担心,“如果真要我在香港生活的话,必须学会持有一种强大的抵抗力,去抵御物质、消费的诱惑,还要有足够的定力和赚钱能力。我想,自己恐怕很难做到。”

当被港媒问到“谁是你最喜欢的香港作家”时,王安忆的回答似乎让现场读者有些意外。“除了我最尊敬的作家西西之外,还有一位就是爱写前尘往事、奇情畸恋的李碧华(《霸王别姬》《胭脂扣》《青蛇》等小说的作者),她特别少有,有一种奇思异想的特质,跟我们内地作家都不一样。”

旁边有人小声耳语:“李碧华!没想到啦,原来她(王安忆)喜欢她(李碧华),两个女人风格差好多的!”

《长恨歌》《天香》《遍地枭雄》……我们一直在读“王安忆的上海”,却没有想到,在香港人眼里,其实是“王安忆的香港”。王安忆与香港的关联从她1983年创作的散文《美丽的香港》开始,从此开始了她与这座城市的漫漫“不了情”。

最初对香港的“隔岸观火”,渐渐融入她的“万家灯火”,男女情爱、市井人伦、繁华都市浮世绘,1993年中篇小说《香港的情与爱》由此诞生。哈佛大学教授王德威曾评价:“张爱玲有名句‘我们都是上海人’,到了王安忆笔下,大概不妨有‘我们都是香港人’之叹吧!”

但王安忆真正为香港读者熟知,还是从香港导演关锦鹏的电影《长恨歌》开始,这也是她迄今为止唯一一部被改编成影视剧的小说。直到今天,《长恨歌》依然是内地和香港书店的畅销书。“我的机会太少了,我的书很难被拍成电影,但是关锦鹏做到了。”也许,一切就是这座被她称为“传奇”的城市,给予她“30年恋港情结”的回报。

一段语录

当文学遇到书

王安忆从1988年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开始,就一直满世界跑书市,这个“当文学遇到书”主题对她来说,再合适不过。

“从我25年前参加书展开始,就感觉很不安。那时候中国出版经济还没有起来,但是西方国家已经非常发达。跟今天我们看到的一样,每次书展,一个个作家在属于自己的狭小出版单元里,等着别人来提问、来签名,成了模式化的机器人。我现在甚至都能立马判断出,跟我对话的作家,哪位经过大型国际书展的训练,哪位还没有经历过磨砺。市场化的作家太知道读者想要听什么了。”

王安忆已经不止一次公开场合陈述自己对书展的抗拒。但是,第24届香港书展,她,还是来了。

一个段子

跟女性、畸恋元素搭边,准能流行

令王安忆不安的不仅仅是书展的“模式化”,还有文学写作出版圈的“怪现象”。她讲了个美国“屌丝”作家的雷人故事,这哥们一共写了五大本书籍,始终得不到赏识出版,经纪人拒绝的理由是,你连情杀这样的小事都没有,还好意思写小说?直到有一天,一场国际性的出版交流大会在美召开,这位作家西装革履地冲进会场,一下扑倒在大会主席面前,单膝跪地,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一个华丽的盒子里隆重献上。他说:“求求你们了,我这次的作品写了母亲和儿子的奸情、写了情杀、写了兄妹畸恋、写了同人……再不能出就没天理了。”

原来这位美国人把眼下最流行的元素统统扔进去,“煮”成了一本小说。“我当时就在那次大会现场,目睹了这一场景。才知道原来所谓流行,除了颜色、服装,连小说界都有。国际出版商告诉我,只要你的小说跟女性小说、畸恋、领养……与这些元素搭边,准能流行。”王安忆说,“太可怕了,那是什么?作家写作的初衷,应该是我想跟你分享什么,我能告诉你什么,而不是你想听什么,我就编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