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汇总

刘胜军:萨缪尔森的独立与幽默

2018年01月08日 11:33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刘胜军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去世引发全球学界哀悼。由于他的《经济学》为全人类提供了一门共同语言,称他是我们共同的老师并不为过。他的侄子、美国国家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强调:“我们不会再看到像萨缪尔森那样产生如此广泛之影响的人了。”

经济学宗师萨缪尔森的思想光芒已广为人知,但我们更要铭记他那人性的光辉。

萨缪尔森始终恪守学者的“人格独立、思想自由”。他拒绝了肯尼迪总统要他出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职务的邀请,因为他不愿意干一份不能随便说话和随便写作的工作,不愿意为了名利而束缚自己思想的自由。

事实上,萨缪尔森赖以成名的是他的研究方法和创新见解而非政治观点,他既不像加尔布雷斯(John Galbraith)那样“左倾”,也不像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那样迷信市场的力量。

2008年以来,全球主要国家为应对经济危机,纷纷祭出凯恩斯主义的大旗大搞经济刺激,但我们也要警惕大政府主义的倾向。尽管与主张市场至上的弗里德曼进行了很多次论战,萨缪尔森并未走向另一个极端。他虽然认同凯恩斯关于政府在经济危机时进行干预的必要性,却反对过于强势的政府,认为过于强大的政府不仅会降低经济效率而且可能扼杀自由。

1975年,萨缪尔森在批评尼克松政府的政策时说:如果你把当前的经济衰退翻过来看,底上很清晰地写着“华盛顿制造”。

萨缪尔森大胆地把数学工具引入经济学分析,引领了经济学在方法论上一场意义深远的革命。1970年,诺贝尔委员会在颁奖词中评价道:“在提升经济理论的科学分析水平方面,萨缪尔森比任何当代经济学家的贡献都大。”但是,萨缪尔森清醒地认识到“经济学从来不是科学”。他强调要始终保持质疑的精神,因为“好问题比好答案更重要”(Good questions outrank easy answers)。

关于经济学家的作用,萨缪尔森在2003年非常自信地写道:“二次世界大战是在剑桥、普林斯顿和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学术讨论室里取胜的。”与克鲁格曼(Paul Krugman)一样,萨缪尔森长期为媒体撰写专栏文章,对现实世界的挑战进行深入浅出的分析,以期帮助公正建立理性的认知并影响政府的决策。

对于经济危机和人性的贪婪,萨缪尔森也有很多的警句。他告诫说:投资需要耐心——就像看着油画变干或者看着小草生长一样。如果你渴望以激动人心的方式发财,就应该拿出800美元去拉斯维加斯赌一把。萨缪尔森曾说:关于全球金融危机我们知道的只有一点,那就是我们所知甚少。

值得一提的是,萨缪尔森也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2001年,他和其他148名经济学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向美国政府施压,促成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萨缪尔森开始学习生涯的1931年,世界经济正处于“大萧条”之中,求解现实世界问题的好奇心成就了其学术生涯。当然,萨缪尔森的确是个天才,他说:“如果说经济学是为我而设的,也可以说我是为经济学而出现的。”

一个学者如果没有对自己研究领域的浓厚兴趣,是不可能成为大师的。用萨缪尔森自己一贯的幽默来说:让我干这么好玩的工作,还要付给我这么多钱,我捡了大便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