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头条汇总

洪晃:一个率性幽默的女人(组图)

2018年01月08日 16:26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洪晃:一个非常女人———章士钊的外孙女、章含之的女儿、乔冠华的继女、陈凯歌的前妻。12岁时被外交部送往纽约学英文。1984年毕业于美国纽约州瓦瑟大学。曾经做过咨询、有色金属贸易、投资等业务。现任中国互动媒体集团总裁,出版《ILOOK世界都市》、《乐·名牌世界》与《SEVENTEEN青春一族》。代表作《红色童话》、《我的非正常生活》、《无目的美好生活》。电影《无穷动》主演之一。

  洪晃语录:

  1、我从不依赖男人,但我需要男人。

  2、床上用品应该选用品质好的优等货,包括男人。

  3、虽然我名花已有主,希望你敢来松土。

  4、我不后悔跟你做过什么,后悔的是跟你没做过什么。

  5、女人有两种,假正经与假不正经,假正经女人招人烦,假不正经女人招人爱。

  6、不要吃着碗里的惦记着锅里的,直接抱着锅吃多省心。

  7、我心眼有点小但不缺,我脾气好但是不是没有。

  8、能够流传下来的一定是我们珍爱的,我们珍爱的是我们能够理解的,我们能够理解的东西是教育出来的。

  9、我们的虚伪在于我们真的特别希望看到活得比我们好的人活受罪。

  10、爱情是神圣的,有投入,有欢乐,有悲伤,有失望,比谨慎小心过一辈子要值得,因为爱情如果不是生命的一部分,生命本身就要打折扣的。

  我说话不会包装 动笔要有好观点

  记者:你12岁时同27个孩子一起,以新中国第一批公派小留学生的身份赴美读书,你的脾气是从小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吗,还是12岁以后受到了国外环境的影响?

  洪晃:首先,我能否认自己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吗?你怎么就能确认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记者:可能是媒体报道给了我这样的印象吧,看多了就觉得您是一个有什么说什么,不拘小节的人;还有就是您经常站出来讲一些很直接的话。

  洪晃:我说话的时候是美国人的方式,直截了当,从来不会包装、想想一句话可以从多少个角度切入。很多时候我也不知道记者为什么会这么关注我说的那些话。

  记者:那您不说不就行了?

  洪晃:但有些情况是这样的,比如,有媒体会主动找到我,说他们想做一些名人写名人的内容,特希望我能写写章子怡。

  记者:呵呵,怎么感觉是媒体挑事儿挑出来的热闹……

  洪晃:我说我不写章子怡,我写冯小刚。写出来之后是很短的一篇,不过我觉得自己写的还是挺到位的。

  记者:有空的时候,你喜欢写书对吗?关注过你的《我的非正常生活》、《无目的美好生活》。

  洪晃: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会写东西的人,文字不好,之所以还有人喜欢看我写的东西,不是因为文字,而是观点。我是一个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没有好的观点我是不会动笔的。文字可以把一个不怎么样的观点包装的很华丽,我没这个本事,我只能在观点比较犀利的时候说话,观点不好的时候我就不能发言,因为我说不好。

  每时每刻都感觉幸福的人是疯子

  记者:你对现在生活状态满意吗?你觉得现在幸福吗?

  洪晃:满意。大家都觉得幸福感是一个持续很久的东西,但我觉得幸福感可能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和爱情一样,它没有持续性。幸福感的爆发有一定的频率,你可能突然间会感到某种激情、满足,只是火花,跳动几下。如果你每时每刻都觉得幸福无比,可能你就是个疯子,如果你长时间都感觉不到它,也不行。

  记者:这个听起来有点意思……

  洪晃:我知道有一种药可以让人感到幸福。感到幸福的时候,人体大脑会排出一种物质,然后通知你身体各部分,完全是一种化学作用,这种药就是由大脑分泌的这种东西做成的,当你吃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幸福无比,它不会像大麻似的让你上瘾,但问题是,通过外部手段补充这种东西,时间长了,大脑就会忘记自然分泌它,时间长了,你就会变成忧郁症。不吃药的时候你会特别忧郁,因为你已经不会高兴了,你看什么都是不对劲的。结果是,你还需要吃另外的药治疗忧郁症。

  记者:这么说幸福感不完全源于外在,还和人体机能有关联。

  洪晃:所以,你看科学都给你解释了,幸福感不是一个可以长期维持的东西,它就是该分泌的时候大脑给你分泌出来而已。如果你想长久幸福的话,干脆躺床上,靠输液能维持相当长的幸福感。

  我们俩活得很幸福

  记者:你在《当代寓言》中说,“爱情根本不重要”,你是不是觉得这世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爱情?

  洪晃:这不是我的观点,是我故事里面主人翁的观点。这种人有的,已经把爱情看得比较淡了。我们的社会表面上会谴责这些人,但实际上爱情在我们生活中的确在贬值。我想说的是这其实不应该成为一个道德问题,我们把感情变成道德,这才是真正的抛弃爱情了。

  记者:你和现在的男友间有爱情吗?有多深?

  洪晃:原谅我不回答这问题吧。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俩活得很幸福,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洒脱。

  记者:爱情是一场化学反应,你能讲讲你在某一场化学反应中腾起的火花吗?哪怕一瞬间,一点点。

  洪晃:我不能。因为这些感觉永远是私人的。说出来这种感觉就彻底贬值了。允许我保留。

  记者:你选择另一半的标准是怎样的?现在有媒体报道说,你和男友也经常打架吵架,但这似乎越吵感情越好?

  洪晃:吵架很正常啊,家家都会吵。两个人在一起,价值观最好是一样的,比如不能一个是急功近利的投机分子,而另外一个是圣人,两个人基本的观念一致,如什么是能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只有在共同的价值观上才能建立一种信任,相信对方不会做出缺德的事,这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是小事。

  记者:对朋友的选择,也需要有同样的价值观吗?

  洪晃: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朋友,朋友间的价值观可以不完全一样,所谓酒肉朋友嘛。有些朋友是大家能玩到一块,但对方的身世可能都不了解。

  记者:会把朋友进行归类吗?比如什么样的朋友要结交,什么样的不结交?

  洪晃:我对什么样的人都好奇,我是一个开放型的人,容易和别人交朋友,没有那么多所谓标准。真正能伤到自己的人是自己信任的人。我做杂志十几年工资没有涨过一分钱,曾经想过离开,但也扛下来了,也许我失去了很多机会,但我至少要做到对杂志社的朋友们负责。

  盲目追求品牌是最不时尚的体现

  记者:你在乎打扮吗?穿衣服有风格吗?

  洪晃:有风格。我挺喜欢打扮,但是一来没时间,二来我家老头不喜欢看我打扮得人模狗样的。我的风格很简单,只穿中国设计师设计的衣服,我喜欢王一扬、高新、张达的设计;休闲系列,喜欢SHIRTFLAG;中式衣服,我喜欢北京的布言布语。我到处找好东西——中国人自己设计的。我做这行,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情。

  记者:你觉得自己是个时尚的人吗,你对时尚的定义是?

  洪晃:其实时尚不在于穿什么,重点在于发现有哪些新的时尚出现。我觉得自己是个时尚的人,因为我对时尚方面的东西了解的很清楚,我的知识面在圈子里算是比较好的。我对时尚行业的定义就是服装行业的 fashion 。服装、提包……全都是表达时尚的工具,通过这些东西能看出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时尚不用刻意去追随什么东西,设计师关注什么?他们关注的就是大街上穿着有意思的人,去激发创意,去盲目追求一个品牌实际上是最不时尚的体现。

  记者:有人说,女人一定得懂时尚会穿衣会打扮,因为你千万别指望老公会来发掘一个黄脸老婆的内在美,你同不同意?

  洪晃:这是有道理的。人的外表很重要,如果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总是不修边幅,这个人会被人家误解,她的很多潜力也许就这样被耽误了。所以我非常赞同大家吃好穿好会生活,而且打扮自己是女人的一大乐趣。我们买化妆品就像男人买照相机、车一样,是一种乐子。

  我的休闲方式就是宅在家

  记者:工作之余会选择什么方式放松自己呢?

  洪晃:我很宅。我喜欢在家看书,但不会抱着一本书看很长时间,可能每本书翻几页就放下了,而且我看的也不是特严肃认真的书,我喜欢看有图片的、视觉冲击力强的书,还会上网淘宝、玩儿游戏,这些都是让我放松的方式。

  记者:很多女性都会用购物来放松自己的。

  洪晃:我不是一个很喜欢购物的人。我是有真正需要的时候,才去做目的性很强的购物,比如秋天来了,我需要一件厚毛衣,下午在沙发上看书时候披着,我首先会想哪里有这种东西。

  记者:哪有就去哪买么?有没有优先选择?

  洪晃:因为我现在正在做设计师店,所以第一会想到所有的设计师的作品里,有没有这样的毛衣。我没有觉得购物是个乐趣,而是个任务,购物带给我的享受是有限的。

  鬼鬼祟祟开博客

  记者:你的博客点击率现在狂飙,许多人在博客上留言说喜欢这个真实率性幽默可爱的洪晃,讲讲当时你开博客的原因,你想到过会这么火爆吗?

  洪晃:我做事向来欠思考、计划,比较性情中。博客也是一样,先是不想开,觉得一个人的吃喝拉撒睡有什么好看的,曾经还说过博客上到处都是语言拉稀,更不喜欢名人博客,本来就应该是没有话语权的人说话的地方,现在又变成已经有过多话语权的人的天地。没想到这些话让一个朋友引用到博客上面了,马上挨了骂,我这人有时候还是要脸面,怕挨骂。所以就鬼鬼祟祟地开了博客。开之前还问朋友,一般有多少点击量,朋友说我刚开,有个几千算不错。好,谁想到……

  谁说我不想再结婚了

  记者:在《馒头和前夫》中,你说“女人出嫁一定要慎重”,那这“慎重”的关键是什么?

  洪晃:你觉得我这种人会真的知道慎重是什么意思吗?这么较真生活就会变得很累,很枯燥。

  记者:你在《我的非正常生活》中写道:“我妈妈说,我身上的坏毛病都是从我爸爸身上继承的。也的确是,我爸聪明不用功,我也是;我爸好吃,好抽烟,不注意身体,我也那样;我爸结过三次婚,我也整整三次,还在比他小得多的情况下,就把这三次都结完了。”我想问,你对离婚的看法。

  洪晃:离婚不是件好事情,肯定会给当事人带来痛苦。但是委曲求全也是要不得的,而有很多女人会这么做。离婚是社会悲剧,委曲求全是个人悲剧。我们营造了一幅美丽家庭的假象,但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面咽,这难道就是公德吗?当然我不是好的典范,也别学我,太没耐心也不是美德。

  记者:离婚率现在越来越高,你怎么看?

  洪晃:很正常。人们的婚姻质量追求越来越高。

  记者:爱一个人最好的表达就是给他(她)婚姻,而你说你不想再结婚了,是爱得不够深?还是怕受伤?或者是你得了“恐婚症”?

  洪晃:谁说我不想再结婚了?永远不要说永远。

  喜欢跟聪明有趣的人玩

  记者:据说,在朋友圈里,你总能成为一个“场”的中心,无形中影响了周围人。那么,你身边有没有影响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