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史

学文史写文史

2017年04月07日 15:34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原标题:学文史写文史)

  

李全仁
  作为一名业余作者,我深感创作需要丰富的知识,尤其是社会知识和文史知识。
  1985年春天,我到党家镇搜集民间故事时,文化站长陪同我考察了殷士儋墓。见该墓非常完好,有墓园100亩(已成果园),有牌坊、部分围墙,有石狮、石马、石羊、石碑,其中严嵩撰书的石碑搭在水渠上做了小桥。我都记下拍下来了。不久,看到报上有一篇介绍殷士儋的文章,说“殷士儋墓荡然无存”。我立刻写了《殷天官和殷阁老墓》,在《齐鲁晚报》发表,这是我写文史的开端。1986年从民间发现“殷氏族谱”后,我又增添新内容写成《济南名士殷士儋》发表在《济南日报》副刊。
  有一次我在党家镇刘家林村,搜集到一桩历史大冤案:“民国”十六年,从泰安边院流窜过来一股土匪,藏在刘家林二王山清风洞里,他们敲诈勒索“抬肉蛋”,几天就杀害了好几个人。被地主告发后,历城县长程洪甲派军队来清风洞剿匪时,这股土匪已闻风而逃。县长没抓到土匪就抓“勾结土匪”的人,共冤杀了15个人,全是回民,尸首挂在大路旁不准收尸,有的被狗吃了。我认为这是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写成稿件《清风洞大冤案》在《济南文史》发表。从此这件流传在民间的历史大冤案有了文字依据。
  1991年4月2日,某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济南“神童”江希张》的署名文章,通篇全是贬意,说江希张的《四书白话解说》和他的生平一样,早已湮没无闻。还说北伐成功以后,张宗昌等人逃往东北,江希张也去了东北。所谓“神童”,昙花一现,不知所终。这与事实大相径庭,我觉得有必要加以澄清,让读者知道一个真实的江希张。我根据江希张的自传文章和《历城文史资料》对他的采访介绍,写了《“神童”江希张及其下落》寄给该报,这家报纸却不肯登,我改寄到《山东青年》杂志发表。
  在《历城文史资料》第四辑中,有一篇《李祖年及其反洋教斗争》,我看了以后才知道,我们历城县官和中国历史上有名的义和团运动有着这么密切的关系,我想专写他参加和支持济南义和团运动的事迹。原作者刘晓焕是省社科院研究人员,我给他通了电话,又到他家拜访,当面谈得很详细。我回来后,他又寄来补充材料。我写成《历城知县李祖年与济南义和团运动》,二人联名在《联合日报》发表。


  在《历城文史资料》第二辑中,我看到一篇何占元口述的《皇亭打擂的风波》,说的是17岁的小徒工何占元,在擂台比武中,把不可一世的武林霸王—韩复榘的保镖兼手枪旅总教官乔万鹏一举打下台去,以及以后的遭遇和经历。我看了感到该篇富有故事性、传奇性,是搞文学创作的好素材。这时何占元先生已经病故。我到党家庄采访了他的夫人张国瑶和两个儿子。他的大儿子何俊五也会武术,对父亲的一生介绍得很详细,增加了新内容,突出了传奇色彩和爱国情怀,连他祖父的故事都讲了许多。我又借去苏州开笔会的机会,顺便到南京蓝旗街采访了何占元的表弟于龙华。何占元的表叔是南京金陵大学武术教授,何占元逃避抓捕跑到南京后,曾与表弟一起在南京练武,在全国运动会上拿冠军,而后考上国术馆教授班,毕业后成为中央军校教官,而后投入到惨烈的抗日战争。资料充实后,写成传奇故事《擂台风波》,在国家级刊物《民间文学》发表。后来又缩写成纪实散文《武术家何占元的传奇人生》,发表在《春秋》杂志。《擂台风波》还被济南市伊斯兰教协会选编在《济南回族武术》一书中。

(原标题:学文史写文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