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别丢了老潍县话 普通话普及 地道潍坊方言流失严

2017年12月19日 17:21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近日,一篇《山东地市方言最难十大排行》的文章在网上热传,文中对全省各地市方言难懂难说的程度进行了排名,其中烟台话占据榜首,潍坊方言排名第九。3月28日,记者采访得知,潍坊方言极具特色,后鼻音重。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和时代的变迁,人们在生活中的方言使用率越来越低,原汁原味的潍坊方言渐行渐远。为此,我市一些文史专家和相关部门纷纷采取措施,对流失的方言进行抢救。

  潍坊方言通常是指老潍县话,鼻辅音韵尾较少

  记者采访得知,潍坊方言通常指的是老潍县话,起源于古代汉语,属于北方语言(普通话的基础)中齐鲁方言的一个分支,其本身还有更细的分支,如潍坊中部地区方言、青州方言、安丘方言、临朐方言等。受当地自然环境、社会历史及人们的生活习俗等原因影响,潍坊方言在长期历史发展中已形成了自身统一、丰富、古朴、生动的特点,其中最显著的特点是后鼻音重。

  今年78岁的老潍县人郭培华对潍坊方言情有独钟。他告诉记者,在语音方面,潍坊方言鼻辅音韵尾较少,除高密以外,一般没有舌尖中鼻辅音韵尾“n”,声调的一致性较强,远远超过声母和韵母。另外,我市方言中存在着大量异音同义词,比如馒头就有多种说法,有饽饽、卷子等叫法,还有“连襟”一词,在临朐称为“一担挑儿”,在寿光则称为“一条绳儿”。

  郭培华告诉记者,在人们日常生活所用的言语中,还保存着一些古汉语言词,这些词与现在汉语和普通话存在一定距离,往往被认为比较土气的,比如“草鸡”、“耍孩子”。

  外地人初来乍到闹笑话,时间长了也学会潍坊话

  “白老人”、“张勃”、“囊勃”、“怪饥困”……这一系列潍坊方言,让很多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云里雾罩,很难理解。

  在城区一家房产公司上班的赵红,老家是菏泽的,跟随男朋友来潍坊工作一年了,虽然学会了一些潍坊方言词语,但在和客户打交道时,经常会遇到陌生方言词语,这让她很苦恼。

  “我上班没几天,就听见有人说‘朝’。当时我以为‘朝’是赞美词,后来才知道‘朝’是骂人的。”赵红说,周围人说的最多就是“奇好”,后来又学了“张勃”“囊勃”,感觉挺有趣的。

  前几天赵红出去给客户介绍房子的时候,客户说了“白老人”这个词,弄得她有点摸不着头脑。“后来我问了下男朋友,才弄明白‘白老人’就是不要骗人的意思。回来想起来,还有点尴尬,人家不相信我说的话,我还拼命介绍。”赵红说。

  “刚从地里拔的萝卜,奇好吃……”在潍城区南门市场附近,销售萝卜的于文杰操着一口地道的潍坊方言,介绍着自己的萝卜。听口音,大家都以为于文杰是土生土长的潍坊人,可实际上他是平度人,来潍坊打拼已经15年了。

  “出来时间长了,老家的口音难免有些变化。”于文杰笑着说,潍坊和平度接壤,很多方言都是一样的,比如说“悖晦”,两个地方都是不讲理的意思。也有一些词语虽然是一个意思,但声调不一样。

  “在潍坊待得时间长了,身边也有很多老潍县人,久而久之就学会了潍坊方言。”于文杰告诉记者,起初他总感觉有些别扭,而且特别难学,可慢慢生活中无意识地就会说出潍坊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