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玉林民间笑话传说

2017年12月21日 11:52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一) 唐之夔妙对何以尚

  唐之夔,玉林福绵人,明万历二十五年进士,官至翰林院庶吉士、湖广监察御史。何以尚,玉林兴业东山人,明嘉靖三十一年举人,官至户部司务太仆寺卿。唐、何二人为官前在乡间读书,交往甚密,谈论时政,针砭时弊,还经常吟诗作对。

  一日,何以尚到唐之夔家闲聊后,一起到福绵街看热闹。来到一处狗肉档,看见店主正在烧剥一条黑狗。何以尚想到一副对联,念出“火烧黑狗,齿露舌伸披白褂”的上联,让唐之夔求对下联。唐之夔一时被难住。当他转眼看见一处炸虾饽的摊档时,顿生灵感,对曰:“油炸青虾,腰弓眼闭换红袍。”对仗工整,平仄和谐,用语巧妙,因而流传久远,有口皆碑。

  (二) 满头癞和周身疮

  从前,有个贼佬叫满头癞,专以偷盗为生,附近不少人家都被他偷过东西。那些小偷们对他非常崇拜,都想来巴结他。

  一天,外地来了一个小偷,叫周身疮,要拜他为师。满头癞看不上周身疮,说:“要合伙并不难,不过,我要先试试你的本事。”“怎么个试法?”“今晚你能偷走我盖着的棉被,我就收你为徒。”“这有何难!你等着。”周身疮说罢告辞了。

  当晚,天气特别冷,满头癞夫妇钻在被窝里静静地等着周身疮来偷棉被。一更过去了,没有动静;二更又过去了,也没有动静;过了三更,满头癞的老婆早已睡得像死猪;满头癞估计周身疮不会来了,也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周身疮不知什么时候早就来到门外。他白天趁满头癞不备,已在他的房门门闩上做了手脚。这时,周身疮轻而易举地开了房门,蹑手蹑脚地潜入床后探听底细。一听,床上的人已经熟睡如泥了。周身疮试将棉被轻轻地往床背里拉,睡在床面前的人并无响动。接着,他又将棉被往床面前拉,满头癞的老婆被冷醒了,她伸手把棉被拉过去盖着自己。周身疮又把棉被拉过来,满头癞的老婆又把棉被拉过去,一连反复几次,满头癞的老婆以为丈夫贪暖,发气地说:“都给你盖,我不盖了!”一脚把棉被踢开去。周身疮一个顺手牵羊把棉被接住,脚轻如鼠地溜了。

  满头癞被冷醒后问老婆:“棉被呢?”

  他老婆生气地说:“不是全给你盖了吗!”

  “完了!棉被被周身疮偷走了。”

  第二天,周身疮把棉被送还满头癞时说:“我昨晚不但把你盖着的棉被偷去,还在你老婆的屁股上画了半个黑圈呢!不信你回房间叫她给你看看。”满头癞看了,果然不错。他相信周身疮确有两下子,当即答应收他为徒,合伙行盗。原来周身疮来偷棉被时,顺便带了一团汲饱了青油伴锠墨的破布,在房间壁角处的尿缸上涂了一圈,满头癞老婆屁股上的半个黑圈,正是昨晚坐尿缸口时留下的黑印。

  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来,满头癞和周身疮在一晚合伙穿墙行盗时,踩中暗关,被一个聪明的农夫装的防贼铁耙卡死了。从此,这方的人们才过上了太平日子。

  (三) 手惯了

  牛皮五善于切肉,四邻有红白事办酒席都请他去帮忙。但他很贪心,一帮别人切肉手就发痒,非偷半斤八两不可。他的左上衣特地缝有一个内袋,专为偷肉之用,晚上回家再将偷来的肉饱其口腹。

  一次,他家也做喜酒,切肉功夫自然由其掌刀,不必请人。他切着切着,忘记自己是切自家的肉,于是贪心又起,看看周围无人,顺手将一块瘦肉塞进内衣袋。谁知这一举动被从屋内出来的老婆看见,老婆气势汹汹地跑出来骂道:“哎哟,你这个贪心的老鬼啊,偷外面的偷惯了,连老娘的肉你都敢偷,你想死了不是?”

  起初他还以为这是被别人发现自己偷肉,吓得尿都出来了;后来一看是自己的老婆才回了魂,说:“老婆大人,请息怒。我男子汉大丈夫,要偷都到外面偷,哪里会偷自家的?”“明明看见你偷自家的,还要抵赖?”“小声点,不好听,我不是偷,是手惯了。”牛皮五边说边把肉掏出来放到案上。

  (四) 花秀才和弓腰三

  话说很久以前,广东佛山有个面花(麻子)秀才,为人轻浮,在家里爱占人便宜,嘲人短处。

  有一次,花秀才上京应考,路过广西郁林(现叫玉林)。那天,天气十分闷热,太阳如火烤。花秀才翻山越岭,长途跋涉,累得腰酸腿痛,舌干喉渴,汗水湿透了衣衫。不觉来到一棵大榕树下,这是个避暑的好地方,花秀才要歇一歇再赶路。这时,有个名叫弓腰三(驼背)的牧童,正从山上赶着几条水牛下来,准备到榕树旁边的山塘给牛泡水,花秀才见到弓腰三走路的样子难看极了,不禁发笑,信口吟了四句诗来嘲笑弓腰三。诗云:

  上山好像水牛望月,

  落岭好像白鹤叮虾;

  仰睡恰似龙船过海,

  卧睡恰似破边南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