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津门笑谭 - 民间笑话的犀利讽刺 - 薛宝琨

2017年12月21日 11:52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讽刺是民间笑话的基本色调,锋芒所向往往直指黑暗的社会现实。请看:“官值暑月,欲寻避暑之地。同僚纷议,或曰:‘某山幽雅。’或曰:‘某寺清凉!’一皂隶曰:‘总不如北公厅上可乘凉!’官问:‘何故?’答曰:‘此地有天无日。’”(《笑林广记》)“有天无日”道出了封建世道的无比黑暗,它是由罪恶的官僚统治形成的。

因此,官吏的昏庸腐败、贪婪残暴,往往成为讽刺的中心:“一官好酒怠政,贪财酷民,百姓怨恨。临卸篆,公众送德政碑,上书:五大天地。官问:‘此四字是何用意?令人不解。’众绅民齐声答曰:‘官一到任时,金天银地;官在内署时,花天酒地;坐堂听断时,昏天黑地;百姓含冤的,是恨天怨地;如今交卸了,谢天谢地。’”(《嘻谈录》)“五大天地”概括了一切贪官污吏的嘴脸。

民间笑话的犀利讽刺表现为:寓庄于谐的抒情方式,居高临下的视角,以正衬反的对比方法,虚中见实概括生活的手段。

寓庄于谐如前两则,就是把严肃的思想感情,通过轻松诙谐的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做到愤怒和笑的统一。居高临下以极其鄙夷、藐视的态度鸟瞰、俯视种种丑行,因此往往一语破的,极其尖锐地戳破被讽刺对象的本质。以正衬反是寓庄于谐的生动体现和具体补充;矛盾的表里不一最能显示事物的本质。

民间笑话往往并不从正面去揭露,而从反面或侧面轻轻一击。试看:“甲乙两呆人偶吃腌蛋,甲讶曰:‘我每常吃蛋,甚淡,此蛋因何独咸?’乙曰:‘我是极明白的人,亏你问着我。这咸蛋就是腌鸭子生出来的。’”(《笑得好》)“一人被其妻殴打,无奈钻在床下,其妻曰:‘快出来。’其人曰:‘大丈夫说不出去就不出去。’”(《笑赞》)明明愚蠢却标榜聪明,明明“惧内”却自称“大丈夫”,这正是一切反面人物的思想和行为特色。以正衬反,正反映了民间笑话的敏锐目光。如果说其行动本身已勾画出他们性格的轮廓,那么,那些正反相衬的矛盾语言,则极其尖锐地点破了他们的灵魂。

虚中见实是民间笑话概括生活、塑造形象的手段。虚,就是大胆地夸张和想象,甚至对规定情景和人物行动进行变形处理。一些脍炙人口的佳篇甚至达到近于荒诞的地步。试看:“齐有病忘者,行则忘止,卧则忘起。其妻患之,谓曰:‘闻艾子滑稽多知,盍往师之?’其人曰:‘善。’于是乘马挟弓矢而行。未一舍,内逼,下马而便焉。矢植于土,马系于树。便讫,左顾而睹其矢,曰:‘危乎!流矢奚自,几乎中予!’右顾而睹其马,喜曰:‘虽受虚惊,乃得一马。’引辔将旋,忽自践其所遗粪,顿足曰:‘踏却犬粪,污吾履矣,惜哉!’鞭马,反向归路而行。须臾抵家,徘徊门外曰:‘此何人居,岂艾子所寓邪?’其妻适见之,知其又忘也,骂之。其人怅然曰:‘娘子素非相识,何故出语伤人?’”(《艾子后语》)这就是人们熟悉的“健忘症”。乍看起来荒诞不经,一个人的记忆力再坏,也不至于几步之内忘却一切,但这一切夸张又都是为了强调其健忘程度,只有集种种突出的特点于一处,才能在有限的篇幅里塑造成一个鲜明的健忘者形象。

喜剧艺术需要作者和读者的默契,艺术的夸张必须由观赏者的联想、想象来完成——这即是喜剧家的才能和观赏者的幽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