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人们叫他“活着的阿凡提”

2017年12月22日 10:36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特写记者刘俊佑

  伊宁市有个 “活着的阿凡提”,他叫伊沙木·库尔班。

  “活着的阿凡提”这个称谓先是当地老百姓开始这么叫的,1998年,中国著名相声艺术家姜昆为 《伊沙木笑话集》题词时,又特地写上了“活着的阿凡提”。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活着的阿凡提”伊沙木·库尔班就像他讲的维吾尔民间笑话一样被传开了。

  伊沙木·库尔班这个名字第一次被我记住是在2003年的冬天,那时我负责编文化版,一天快下班时,一个记者拿了一沓稿子给我,说刚从伊犁回来,写了个讲维吾尔民间笑话的人,叫伊沙木·库尔班。她一边兴奋地给我讲伊沙木·库尔班多么可爱幽默,一笑起来脸上就堆满了皱纹,一边给我讲了伊沙木·库尔班的笑话,听着听着,我们两个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伊沙木·库尔班就这样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时光一晃就过去了8年,这期间,我偶尔碰到伊宁市当地搞民间文化的人,就打听一下伊沙木·库尔班的情况,得知他还是老样子,还是那样开心地讲他的维吾尔民间笑话,我也觉得很开心,好像伊沙木·库尔班就站在我对面,给我讲笑话一样,我记忆里也一直储存着8年前伊沙木·库尔班满脸皱纹憨态可掬的样子,心想着,有一天能见见他就好了,这个愿望终于在今年的8月16日实现了。

  当天晚上,中国民间文艺家新疆民间文化考察团一行结束了在伊犁州的民间文化考察活动,繁星已挂满了夜空,部分考察团成员还是强烈地想去看看伊沙木·库尔班,他们觉得大老远地来一趟不容易,于是,在自治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玉素甫·伊莎克的带领下,大家一路兴奋地往伊沙木·库尔班的家里走。

  见到远道来的客人,伊沙木·库尔班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喜,眼前的伊沙木·库尔班并不像我们想象或者希望中的那么精神矍铄,他看上去身体有些虚弱,但并不妨碍与来访者的交流。伊沙木·库尔班说,他今年81岁了,老了,不像年轻时那样有劲了,有时候,也想讲一些笑话,逗逗大家,可是现在讲不动了,也许是年轻时讲得太多了吧。说完,他还不忘咧开已没了几颗牙的嘴笑一笑。

  伊沙木·库尔班出生在一个小生意人家庭。他的父亲库尔班与祖父司马依都是当地享誉一方的著名幽默人物,很擅长讲维吾尔民间笑话。也许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伊沙木·库尔班从小口才就好。在伊沙木很小的时候,父亲经常带着他参加一些民间举行的麦西来甫和亲朋好友的婚礼、聚会等,在这种充满欢声笑语的环境中,伊沙木·库尔班听到了不少奇闻轶事,慢慢地对维吾尔民间笑话产生了兴趣。

  解放后,伊沙木·库尔班成了一名演员,开始在各种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才华。伊沙木·库尔班思维敏捷,能说会道,有很强的表演才能,他熟悉自己身边的生活,善于发现和捕捉生活中有意义的事物与现象,有时能即兴说出一连串的笑话,他说起笑话来声情并茂、简洁凝练、寓意深刻,能用开玩笑的形式鞭笞假丑恶,弘扬真善美,听笑话的人往往在被逗得捧腹大笑之后还能得到很多启发。

  伊沙木·库尔班喜欢把自己的生活阅历、思想感情与维吾尔民间笑话融为一体,刚开始讲笑话时,为照顾别人或东道主的情绪,他常常以自己为故事的主人公,创作出了一大批脍炙人口的笑话。这些笑话在当地广泛流传,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伊沙木·库尔班的维吾尔民间笑话开始在伊犁州的各类维吾尔文报刊上陆续发表,传播到了天山南北,深受新疆各族人民的欢迎和喜爱,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真有那么回事呢,其实,他是在讲自己,那些素材都是他现编的,就是想让大家高兴。但碰到与对手舌战时,他说出的笑话就毫不留情了,像战场上的机关枪接连不断,又像微机预先设计好的程序准确无误,对手只好在欢乐的气氛中无奈退场,即使退场了,对手也心服口服,乐呵呵地离开。

  伊沙木·库尔班多才多艺,他不光给人家讲笑话,还广泛搜集整理流传在民间的笑话,更多的时候,他会现场发挥,自己编一些笑话,你听!“一位朋友的妻子十分小气,生怕吃饭时有客人到家里来。一天,伊沙木·库尔班来到朋友家办事,碰巧朋友的妻子正在做拉面,女主人见到伊沙木·库尔班,虽火冒三丈,但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伊沙木·库尔班察觉到了,办完事后,他故意不走。吃饭前,女主人强笑着说:伊沙木·库尔班,尝尝我做的拉面。你是要凉的还是热的?伊沙木·库尔班见状不慌不忙地回答:请给我来一盘凉的再来一盘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