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毛泽东评陈胜吴广起义失败:功成忘本 任用坏人

2017年12月23日 12:30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原标题:毛泽东与书籍

根据上级领导和组织的安排,20世纪70年代初,笔者从中共中央警卫局调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档案处,从事对毛泽东图书资料的管理工作。他健在时,我们为他保管、整理、借阅图书资料和根据需要印制一些线装书书籍,具体讲就是为他提供图书资料的服务工作,也可以说是毛泽东的图书管理员。在图书资料服务工作中,笔者了解到他与图书有关的很多有趣的故事。  

毛泽东酷爱阅读历史书籍,在他大量批注、圈画的书籍中,历史类书籍占了相当大的比重,他从大量的历史书籍中学习、研究中国历史,从历史的经验中汲取经验教训。我们在阅读《毛泽东选集》时就会注意到,选集中所列的历史典籍很多,例如《史记》《左传》《汉书》《资治通鉴》《论语》《吕氏春秋》《老子》《孟子》《孙子》《列子》《庄子》《易经》《山海经》《礼记》等。选集中涉及的历史人物也不少,例如司马迁、曹操、朱熹、孙武、韩愈、秦桧、魏忠贤等,涉及的历史事件也很多。从以上罗列的历史书籍和历史人物中,我们可以窥见他博览群书、旁征博引和阅读历史书籍的兴趣。  

在毛泽东阅读的历史书籍中,《二十四史》是阅读和批注较多的历史书籍,有关章节他反复阅读,例如《史记》《汉书》《唐书》《晋书》《五代史》《明史》等。毛泽东在阅读《二十四史》时谈到,要全面了解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不可不读《二十四史》,“一部二十四史大半是假的,但是,如果因为大半是假的就不读了,那就是形而上学。不读,靠什么来了解历史?”的确,毛泽东阅读研究《二十四史》是下了精力和功夫的。据有关材料统计显示,毛泽东批注《二十四史》的字迹就多达3583个,仅在《五代史》一书的批注就达19条之多。他批注的内容主要包括历史人物、治国理政、战争战役战术、重大事件以及对史书本身的批注。例如,他在阅读研究《新唐书》第124卷《姚崇传》时批注了两条意见,一条是称姚崇是“大政治家、唯物论者姚崇”;另一条是对姚崇向唐玄宗陈述的“十事闻”,他批注:“如此简单明了的十条政治纲领,古今少见。”毛泽东称之为政治纲领的十条意见,是姚崇针对中宗、睿宗以来严重的政治弊端提出来的,其目的是希望励精图治,重振朝纲,天下大治。此时的批注含义不言而喻。毛泽东在阅读研究《史记陈涉世家》章节时提出,陈胜、吴广起义失败的原因:一是功成忘本,脱离了本阶级的群众;二是任用坏人,偏听偏信,脱离了共患难的干部。毛泽东以此告诫后人,任何时候必须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任何时候都要有一大批素质高能干事的干部队伍,这是取得胜利的基础条件。  

很多人都知道毛泽东一生博览群书,酷爱读书学习,但知道他对幽默笑话类书籍也十分喜欢的并不多,特别是知道他晚年经常阅读这类书籍的更是寥寥无几。在毛泽东晚年,由于身体和疾病等原因,他对幽默笑话类书籍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我们还清楚地记得,那些给他借阅、印制幽默笑话类书籍的工作情景。上个世纪70年代初,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告诉我们,毛泽东最近想阅读一些幽默笑话类书籍,希望我们尽快提供这类书籍,其中还特别提到包括线装类幽默笑话类书籍。为了尽快提供这类书籍,我们到有关的图书馆、资料室进行查找,其中包括北京图书馆、首都图书馆和当时的国家出版局等单位。我们先后查到了部分这类书籍的目录索引,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找到的书籍只有几种。之后,我们又找到中共中央办公厅图书馆、北京市有关的文物部门、图书管理部门以及有关的人士,进行认真的查找和了解,结果很有收获,根据回忆和记载,有以下幽默笑话类书籍:《笑话》《笑史》《笑府》《笑笑录》《俏皮话》《民间笑话》《中国古代笑话》《花间笑话》《历代笑话选》《历代笑话集》《古代笑话选》《苦茶庵笑话选》《笑话一百种》《新笑话一千种》《可发一笑》《广笑府》《皇历迷》《滑稽诗文集》《滑稽故事类编》《徐文长故事》《明清笑话四种》《笑堂福聚》《笑林广记》《清都散客二种》等。毛泽东看了这些书籍后,精选其中的《新笑话一千种》《历代笑话选》两种书籍,指示有关部门尽快印制大字本线装书。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精神,我们联系了当时负责图书出版管理的国家出版局,开展相关的业务工作,经过印刷厂工人的加班加点,很快印制完毕,并及时送给毛泽东。毛泽东认真阅读了这两本书籍后认为,这两本书籍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并且很滑稽很幽默,根据当时的规定和要求,该书印制后还分发给了有关的领导和相关的人士。之后,我们又根据他的阅读需求,在相对长的时间内查找这类书籍,先后查到了不少书籍,很有收获。与此同时,毛泽东还从《笑话书目》中精选了一部分书籍,其中包括《滑稽丛书》《笑话一万种》《新式滑稽丛书》《古今滑稽文选》《笑经》以及《新笑话话篓子》等。在这期间,他阅览了大量的多品种多版本的幽默笑话类书籍。为何毛泽东在这期间花费精力大量地阅读这类书籍我们不得而知,但是,通过当时的社会环境和他的身体情况来看,不难理解这也许是他调解工作和生活的一种方式,也是他精神世界的一种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