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景.jpg
当前位置:主页 > 专题

王小峰:来自民间的欢笑

2017年12月28日 10:32    作者:海河网    来源:海河网    

 
王小峰:来自民间的欢笑
 
 
2006年01月19日18:51 三联生活周刊  
 

  1983年,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出了第一台春节联欢晚会,在那个娱乐匮乏的年代,这台晚会像是一缕春风,让有电视的人们在除夕之夜尽欢颜。这台春节晚会,用今天的眼光看,显得非常土气,灯光、舞美、音响、场景、演员着装……一切都那么业余。可就是这台春节晚会,却给人们带来后来越来越豪华的春节晚会再也换不回来的开心笑声。从内容上,这20多年的春节晚会一直延续1983年的春节晚会形式——相声、小品、歌舞、魔术。可是为什么后来人们在除夕之夜的笑声变得越来越不自然了呢?因为春节晚会从一个自发状态慢慢过渡

 
 
 
     
 
 

 
到组织状态,甚至连掌声和笑声都是有组织地表演出来的——你的笑声和掌声都是有人替你完成的,这种对欢笑的参与和投入变得越来越隔膜了。

  笑,是每逢节庆期间的主旋律之一,尤其是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人们希望用欢笑辞旧迎新。可事实上,现在能给我们带来欢笑的文艺表演却越来越少,尽管央视的春晚导演金越坚定地说:“赵本山和别的演员没什么区别。”可是他在春晚晚会上弃用一次赵本山试试,台领导不答应,部领导不答应,全国人民都不答应。可是,当导演、领导和10多亿人都把欢笑的希望压在赵本山一个人身上,我们的笑还正常么?传统的曲艺越来越不知道该如何让人笑了,以致假如赵本山在他的春晚小品表演中没有把包袱抖响,这一年的春节都像少了点什么。

  人们的生活离不开笑,当人们通过传统方式寻找不到开心的笑时,就会没事偷着乐,就会自娱自乐。让人开心的笑是需要智慧的,而来自民间的智慧是无穷的,从最早的《笑林广记》这类民间笑话幽默故事里面,我们就能看出,民间智慧制造出的笑料是最能让人开心的。

  记得在80年代中后期,当人们对春节晚会逐步失望时,只能用批判、无奈的方式去面对。那些年,每年春节晚会之后,媒体都会对这台节目进行全方位的评论,就是因为人们的期望值太高,当这个期望值没有实现,失望值就陡生。可是骂来骂去,似乎并没有解气,年年难看年年看,看完又憋一肚子气。本来是件高兴的事儿,可最终总是弄得有点失望。

  当互联网出现,随着它的多媒体技术日臻完善成熟,制造笑的内容已不再是每年集中在春节晚会这台节目上,它随时可以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人们随时可以制造带给人们欢笑的东西通过网络传播。文字、图片、音频、视频形式的笑料越来越多。而当人们终于明白,互联网不仅仅是信息传播媒介,更是一个新型的娱乐场所时,数不清的人为这个漫无边际的场所提供智慧。

  由于互联网越来越娱乐,它逐渐弥补了人们过去通过传统方式寻求欢笑导致的匮乏症造成的不足,在网上,好事不出门,笑事传千里,已成了一个规律。这和网络倡导的共享精神是一致的,谁不愿意把好玩的东西告诉别人呢,众乐才更乐。

  互联网这个看似没有门槛的平台,筛选起来非常苛刻,真正在网上流行的东西,肯定是好玩的。2001年,雪村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被人做成Flash,一时间成了网上的“抢手货”,它不仅给唱片行业带来一种新的推广模式,更重要的是,它成了办公室文化的一部分。而这一切都建立在这首歌和以往流行歌曲不一样的前提上——它听上去不太着调,有点搞笑,而这又恰恰符合互联网的传播特色,在这个平台上,越不着调的东西流传越广。

  事实也证明,不管是纯文本还是图片,不管是声音的还是视频的,只要它能让你笑,都能向四处蔓延。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编的几个视频《大史记》、《分家在十月》都成了网上热门搞笑的经典。甚至像新闻评论部把自己搞的一台春节晚会节目传到网上,它的文件有300多兆,居然也能传播开。可见人们是多么热衷于传播欢笑和多么需要欢笑。而这些,在传统媒体和传统笑的概念上都是看不到的。